登录  注册

肿瘤学学术中心

中国实行普遍二孩政策的效应

发布者:爱思唯尔Elsevier 发布时间:2016-12-15

作者简介

曾毅(Yi Zeng)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及北大瑞意高等研究所首席科学家, 北京大学健康老龄与发展研究中心主任; 杜克大学医学院老龄和人类发展研究中心及老年医学部教授,杜克大学中华人口与社会经济研究中心主任

何丽莎(Therese Hesketh)

伦敦大学学院教授及浙江大学全球健康研究所所长  

引言

2015年10月,中国政府宣布全面实施一对夫妇可生育两个孩子的政策,独生子女时代自此终止。自1979年独生子女政策实施之初,人口学家便开始不断警示独生子女政策可能会导致的不良后果[1-7]。这些严峻后果包括人口快速老化、性别比扭曲偏高、劳动年龄人口大幅下降,及其对经济增长的威胁。基于这些预警和其他因素,在过去的十年里,中国政府保持谨慎态度,逐渐放松独生子女政策限制;现在,终于全面取消独生子女政策。

对生育率的影响

普遍二孩政策对人口和健康的全方位影响首先取决于该政策对生育率的影响。尽管新政策对生育率的影响不能被完全精准地预测,基于近期人口发展趋势研究以及生育偏好分析等,还是可以做出较好的估计。

许多调查显示将近90%中国妇女的理想子女数为一个或两个孩子。在大城市,将近三分之二的妇女偏好只生育一个孩子[8]。造成这种低生育偏好的主要原因包括生养孩子的高成本、孩子对父母生活方式的影响,以及对母亲职业发展的影响[9,10]。已有研究证明生育政策对生育率的影响力在迅速降低,中国和其他国家地区一样,生育率主要受到社会经济环境的制约[11,12]。研究估计表明,当实行普遍二孩政策后,在未来十年,中国城镇和农村地区的时期总和生育率将分别从当前的1.24和2.01上升至1.67和2.15;城乡合一的时期总和生育率将从新政策之前的1.63提高13.2%左右,达到1.81-1.88[13]。然而,也有一些学者认为普遍二孩政策将积蓄人口增长势头,总和生育率将有较大提高[14]

对人口增长的影响

据估计,在普遍二孩政策下,中国人口总数将在2029年达到14.45亿峰值,然后平缓下降(详见表1)。如果保持独生子女政策不变,中国人口的峰值在2023年就会出现,约为14亿(比普遍二孩政策方案所估计的人口峰值下降了3%),随后开始快速下降,并将加剧人口老龄化、劳动力萎缩和养老金赤字等一系列严重社会问题[15,16]

对人口老龄化的影响

新政策将有助于减缓人口老化程度,但这种缓解作用在2030年以前并不十分显著(图1)。这是因为长期施行独生子女政策和社会经济快速发展形成的低生育水平以及五、六十年代出生婴儿潮正在或即将步入老年,中国人口快速大规模老化趋势不可逆转,而新政策的影响有一个渐进积累过程。在普遍二孩政策下,中国65岁及以上的人口占总人口比例在2030年将达到18%,在农村地区,由于大量年轻人迁往城镇,这一比例将翻番13,17。如果保持独生子女政策不变,老年人口比例在2030年以后将会高很多(图1)。在中国,有两类老年弱势群体值得特别关注:其一,空巢老人(即不与子女一起居住的老人)增长迅速13,18,主要因为生育率偏低,家庭结构变迁,大规模人口流动、许多农村年轻人进城打工等;其二,生活不能自理的老人增长迅速。例如,65岁及以上的残障老人数量,将从2010年的840万增至2030年的1900万和2050年的3700万19。  这些群体对医疗健康服务、居家与社会照料的需求很大,将给社会带来严峻挑战。

数据来源:基于参考文献[13]文中的图1和图3数据信息制作此图。

数据来源:基于参考文献[13]文中的图6数据信息制作此图。

图2表明,无论在普遍二孩政策还是独生子女政策下,老年抚养比(65岁及以上的老人数量除以18-64岁劳动年龄人数)都将迅速增长。但是2030年后,实行普遍二孩政策相比于独生子女政策的老年抚养比显著要低得多[13]

对劳动力供给的影响

劳动力供给数量在2020年之前将缓慢下降,2020年至2030年下降速度加快,其变化模式在两种生育政策下并无显著差异。这是因为实行普遍二孩政策之后增加的新生儿童在18年以后才会进入劳动年龄人口行列。但是自2030年后,相比于维持独生子女政策不变的情况,实行普遍二孩政策将使得中国拥有更多的劳动人口,在2040年和2050年将分别多出3000万和6000万劳动力(图3)[13]。研究表明,较大的劳动力人口规模对经济增长至关重要[20,21]。例如,1982年- 2000年间,中国GDP增长的27%归功于十九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婴儿潮带来的大量劳动力人口[20]。19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的亚洲其他国家和地区,如韩国、新加坡和中国台湾、香港等,大规模的劳动力人口都极大地促进了GDP的增长。这些历史记录印证了普遍二孩政策对经济发展的积极效应。此外,实行该政策还将推动与生养孩子相关的消费和就业岗位的增长,这也有助于经济社会发展[22,23]

对出生性别比的影响

2000年人口普查数据显示,在实行“一孩半”政策的地区,性别比高达125,而在实行二孩政策的地区,性别比为109 [24]。“一孩半”政策助长了中国的出生性别比和男女不平等状况,因为这一政策默认支持了男孩比女孩更有价值的传统重男轻女思想。实行普遍二孩政策将极大地降低中国的出生性别比。但由于(尤其是在农村)根深蒂固的重男轻女思想,以及不断进步的性别选择技术,实现彻底的性别平衡还需要多年的努力。

数据来源:基于参考文献[13]文中的图5数据信息制作此图。

对人口健康与福祉的影响

新政策将避免或大大减少由独生子女政策造成或助长的许多严重不良后果。例如抛弃不想要的女婴事件将会大大减少;因为父母违背独生子女政策超生、并且无力支付罚金而造成的没有户口的“黑孩子”现象将会消失[25];数以百万计的、因违背独生子女政策而造成的人工流产数量将降低;性别选择性流产现象也将大大减少。研究表明,一般发生在妊娠中期及其后的性别选择性流产,会给女性带来严重的健康风险[26]

新政策将满足几乎所有夫妇的生育意愿[27,28]。超生二孩夫妇们再也不用承担因违法生育而造成的经济惩罚和社会压力了。独生子女政策会在邻居、亲友之间因政策实施规则形成的待遇不同而造成人际间的嫌隙,以及造成社会上的仇富现象,因为富人有能力通过支付高昂的超生罚款而生育二胎。这些与独生子女政策相关的严重后果将被消除。此外,新政策将有助于遏制与独生子女政策执行过程相关的腐败,包括通过贿赂计生官员获得生二胎的资格,以及不合理地征收社会抚养费等腐败现象[7, 29]

在一孩政策下,最大的家庭悲剧莫过于独生子女先于父母的早逝。按二十一世纪初死亡率水平的研究估计,我国只生一个孩子的45、80、85、90岁及以上妇女中,唯一的孩子先于父母死亡的平均概率分别为4.0%、11.6%、15.5%和21.4%[29]。对于主要由子女提供照料的中国老年人来说,独生子女的早逝(失独)将对这些老人的心理生理健康造成极大伤害30。据估计,因独生子女子女早亡而造成的失独家庭大约有100万[31]。当全面实行二孩政策后,失独家庭的数量将大幅下降。此外,有研究显示,相比于儿子,老年父母更满意来自女儿的照料[32]。普遍二孩政策将增加更多夫妇生育女儿的机会,使得更多老年父母享受到女儿的照料,最终增强老年人的心理和生理健康[32,33]

政策思考和建议

尽管新的生育政策不可能大幅提升生育率,但局部地区或许会出现生育率的上升,如农村、乡镇地区。因此,建议政府应监控生育率的提升,并将为适应生育数增多加强相关健康、教育服务能力的需求解决提上工作日程。

建议将更多的人力物力用于解决养老服务需求。应尽快逐步延迟退休年龄。当前中国女性和男性的退休年龄分别为55岁和60岁,确实太低。延迟退休年龄将延长养老金缴付年限,增强养老金支付能力,以及缓解因实施长达36年的独生子女政策所造成的劳动力短缺后果[34]。应增强基于政府支持的养老金体系,尤其是在农村地区。由于大批青年人进城务工,农村快速老龄化在未来的几十年里将成为严重社会问题[13]。有研究发现,那些与成年子女共居或近邻居住的老年人认知功能更好、自评健康水平更高、生活满意度更高[35]。因此,建议鼓励倡导三代共居或近邻居住模式。例如,为了解决农村留守老人问题,建议出台相关政策,优先向那些进城与子女共居的农村老人提供必要支持。

最后,重新组织部署和培训现有的庞大计划生育工作队伍是一紧迫事宜。据估计,全国各级计划生育工作者共有500万人左右[36]。由于独生子女政策的废除,很多计生服务机构职能将被弱化,从而造成较大的人力闲置。因此政府非常有必要重新组织部署和培训这些计生工作者,转而从事养老服务和健康老龄化社会工作,以应对人口老化持续加剧的严峻挑战,同时也为这些计生工作者继续提供了良好的工作机遇。

总结

总之,在未来的几十年里,普遍二孩政策的实施将有助于解决人口老龄化带来的挑战、降低出生性别比、消除与独生子女政策相关的社会不稳定因素、推动经济增长,以及满足绝大多数夫妇的生育意愿。

致谢

感谢中国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对曾毅的研究支持(71110107025, 71233001, 71490732),感谢英国经济与社会研究委员会对Therese Hesketh的研究支持,感谢郭牧琦的出色助研工作。

参考文献

1. 梁中堂. 对我国今后几十年人口发展战略的几点意见.引自梁中堂.《论我国人口发展策略》.太原:山西人民出版社;1985;1-16.

2. Bongaarts John, Susan Greenhalgh. An alternative to the one-child policy in China. Popul Dev Rev 1985; 11: 585-618.

3. Greenhalgh S, Bongaarts J. Fertility policy in China: future options. Science 1987; 235: 1167-72. 

4. 盖尔·约翰逊,张军. 中国农村人口政策的缺陷与选择.中国农村经济1994; 6: 51-54.

5. Zeng, Yi, 2007. “Options of Fertility Policy Transition in China.” Population  and Development Review. Vol. 33 No. 2, Pp. 215-246 (Heading article).

6. 曾毅.试论二孩晚育政策软着陆的必要性与可行性.中国社会科学2006; 58: 93-109.

7. 曾毅.尽快启动普遍二孩软着陆,实现人口经济社会均衡发展.《中国人口年鉴(2014)》,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2015: 199-227.

8. 朱奕蒙,朱传奇.二孩生育意愿和就业状况——基于中国劳动力动态调查的证据.劳动经济研究2015; 3: 110-128.

9. 张晓青,黄彩虹,张强,陈双双,范其鹏.“单独二孩”与“普遍二孩”政策家庭生育意愿比较及启示.人口研究. 2016; 1: 87-97.

10. 穆光宗.放开二胎:迈向现代人口治理.中国经济报告. 2015; 12: 70-72.

11. Wang F, Cai Y, Gu B. Population, policy, and politics: how will history judge China's one‐child policy? Popul Dev Rev 2013; 38: 115-29.

12. Hirschman C, Tan J, Chamratrithirong A, Guest P. The path to below replacement-level fertility in Thailand. Int Fam Plan Perspect 1994; 20: 82–107. 

13. Zeng Y, Wang Z. A policy analysis on challenges and opportunities of population/household aging in China. J Popul Ageing 2014; 7: 255-81. 

14. 王军.生育政策调整对中国出生人口规模的影响——基于生育意愿与生育行为差异的视角.人口学刊. 2015; 2: 22-23.

15. Peng X. China's demographic history and future challenges. Science 2011; 333: 581-87.

16. Herrmann M. Population aging and economic development: anxieties and policy responses. J Popul Ageing 2012; 5: 23-46. 

17. Zeng Yi, Linda K. George. Population Aging and Old-Age Care in China. In: Dale D, Phillipson C (eds.) Sage Handbook of Social Gerontology, Thousand Oaks, CA, USA: Sage Publications; 2010: 420-429. 

18. Wang F. Can China afford to continue its one-child policy? In: Asian Pacific Issues: Analysis from the East-West Center. 2005; 77. 

19. Zeng Y., Chen H, Wang Z and Land K. Implications of Changes in Households and Living Arrangements for Future Home-based Care Needs and Costs of Disabled Elders in China. Journal of Aging and Health 2015; 27 (3): 519–550. 

20. 蔡昉,王德文.中国经济增长可持续性与劳动贡献.经济研究. 1999; 10: 62-68.

21. Bloom D, Williamson J. Demographic transitions and economic miracles in emerging Asia. World Bank Econ Rev 1998; 12: 419-55. 

22. 林毅夫.经济发展战略、老龄化与人口政策.引自曾毅等著.《老年人口家庭、健康与照料需求成本研究》.北京:科学出版社; 2010:249-256.

23. 林毅夫. 经济发展战略与现行生育政策调整.引自曾毅、顾宝昌、梁建章、郭志刚(主编).《生育政策调整与中国发展》.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2013:1-11.

24. 郭志刚.对2000年人口普查出生性别比的分层模型分析.人口研究. 2007; 31: 20-31.

25. Global Times. China working to register black citizens. http://www.globaltimes.cn/content/963603.shtml (accessed May 7, 2016). 

26. Chu J. Prenatal sex determination and sex-selective abortion in rural China. Popul Dev Rev 2001; 27:259-81. 

27. Qu J, Hesketh T. Family size, fertility preferences, and sex ratio in China in the era of the one child family policy: results from national family planning and reproductive health survey. Br Med J 2006; 333: 371-73. 

28. Retherford R, Choe M, Chen J, Li X, Cui H. How Far Has Fertility in China Really Declined? Popul Dev Rev 2005; 31: 57-84.  

29. 曾毅.尽快实施城乡“普遍允许二孩”政策既利国又惠民.人口与经济. 2015; 5:115-126

30. 黄豁,朱薇,谢樱,帅才.失独家庭数量增加,群体诉求值得关注.老龄参考. 2012; Issues 3.

31. 王广州.独生子女死亡总量及变化趋势研究.中国人口科学. 2013; 1:57-65.

32. Zeng Y, George L, Sereny M, Gu D, Vaupel J. Older parents enjoy better filial piety and care from daughters than sons in China. Am J Med Res 2016; 3: 244–72. 

33. Zeng Y, Brasher MS, Gu D, Vaupel JW. Older parents benefit more in health outcome from daughters than sons emotional care in China. J Aging Health 2016; published online Jan 9. DOI: 10.1177/0898264315620591.  

34. Zeng Y. Effects of demographic and retirement-age policies on future pension deficits, with an application to China. Popul Dev Rev 2011; 37: 553-69. 

35.  沈可.中国老年人口居住模式的影响因素及福利效应分析.(博士学位论文,导师:曾毅).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2011.

36. Greenhalgh S. Just one child: science and policy in Deng’s China. Berkeley: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2008.

原文链接

顶一下(1
来源: 爱思唯尔Elsevier

发表评论

学科影响因子排名more

 会议回顾 more

  • 【专题】2015年美国临床肿瘤大会...

  • 多模式防治 改善肿瘤患者生存

  • 第13届St. Gallen国际乳...

 热门病例 more

 热门指南  more

Elsevier中国网站
爱唯医学网
爱思唯尔科技部
NursingChina
柳叶刀中文版
大通医疗决策
医大爱思唯尔
Elsevier医学数据库
CK
Journal Consult
Procedures_CONSULT
ClinicalPharmacologyLogo
3D Interact Anatomy
Mosby’s Nursing Consult
NursingChina
Science Direct